光狼

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在补习的时候抽空更文的,但实际情况是十分困难【。
接下来俩月怕是没什么更新了,如果有等的可以暂时散了【。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五

十五

所在的位置是小镇的西北方向,一片物资贫乏的树林。说物资贫乏的缘故是因为树林里没有生长什么果树,能作为食物的东西很少。动物也是寥寥无几,可是人类的城镇就在附近了,所以,只要不走的太远的话,就没有饿死之类的风险。然而什么才叫“走的太远”呢?


青江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,他被送来的第一天就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所在位置。并且凭着以往的经验大致推测出了神隐之村应该在的方向。通过河流其实就知道了,镇子边上那条宽广湍急的河流源头只能来自山,而神隐之村就在山上。可是事情绝对没有那么容易,他小时候也曾经有一次顺着河流走了很久而自己走回去,一开始想的那就是通过这个方法回去吧。然后他顺着河流前进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四

十四、

青江在转瞬之间就思考了诸如要怎么逃,要怎么处理逃跑之后的事,要怎么再通知石切丸——但是他也仅仅是紧握了一瞬间拳头就松开了。在这个时候反抗已经太迟了,他感觉的到,如果自己和大神官对立,那么他会瞬间和整个村的人对立,到时候别说是接触到石切丸了,即使真的和石切丸会合了,也只会拖他后腿而已。


因此他没吭声,仅仅是跟在了大神官的后面。紧张令他的背后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大神官轻声道:“你是个很敏感的人,当然不是说这一点不好,但是在这个时候不行。你放心,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的意思,只是稍微把你和他隔开一点而已。”


看来确实是被发现了,早知如此昨晚就应该尽全力说服石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三

十三、

眼前有暧昧的红色的光,那是蜡烛透过红纸的光,那种光青江只在一些暧昧的地方见过。这种光线意味着一些很类似于伤害的事,青江小时候就知道这一点,不过直到现在他才渐渐明白过来这种行为为什么会吸引那么多人,还有一种本能般的感觉,又危险又诱人的存在于这红光的尽头。


那是娇艳的喘息、肉体的拍打声、以及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构成的,现在才开始让他真正意识到的什么行为。是甜的像蜜一样的毒酒,是隐秘而且说不出口的感觉,是……


“青江。”


是……是让人手足无措又被吸引的感觉。


青江感觉到石切丸的手拉着自己的手。那是已经长大了的石切丸,稳重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二

十二

要变强。那是这个惨剧最后唯一的、虎头蛇尾的结论。


无论要进行怎么样的思考,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都还太早了。石切丸和青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,因为弱小,甚至没有能力去获得足够的知识来作为进行思考的本钱。青江原本以为只要能判断人的善恶就能确保自己的安全,但是才发现远远不够——要看穿弥漫在村子、神社所有人之中的违和感凭他现在这点积累远远不够。更不要说石切丸了,石切丸发现的是更基本的事——他连对人的理解都还不够。


从那之后,大神官没有禁止石切丸出门了。不要引起石榴那次那种程度的骚动成为了唯一的禁令,不过石切丸主动令其变得沉重而严酷的修行已经相当耗费时间了,因此忍耐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一

十一

神隐之村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。是一个永远不会存在由外界而来的痛苦,受到庇护的地方。那么这个地方的名声自然是也会传开的。但是有雾气包覆着神隐之村,不是村中的人是不可能单独穿过这片雾气的。兜兜转转之间要么选择放弃,转头回去,要么就在这雾气之中永远的迷失下去。所以,从天下各处聚集而来的想要躲进神隐之村的人在周围堆积了起来,堆积的越来越多,变成了新的城镇。


很大、很大的城镇。


石榴的死甚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一丝波动,除了石切丸已经从悲伤变成愤怒,他和青江一起把石榴的尸体捞了上来。青江只觉得心里沉沉的,他看过很多这样的尸体,他本以为这一次的话是可以的——但果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

十、

虽然说能飞,但是青江难以置信的仔细问了之后,得知也不是想飞就飞的。既然是被神爱着的继承人,只是能有一点用以自保的手段而已,在石切丸如果失足坠落的时候可以使用。与其说是飞不如说更像是漂浮,而且充其量也就到这种楼的屋顶的高度而已。而且使用也是有限度的——青江听的目瞪口呆,仔细思考了一会儿,觉得即使是这样仍然是可行的。


“那么,先从这里出去。就从这边的窗口,飞出这个妓院再说,剩下的就我来想办法,虽然还不是很熟悉这个地方,但是既然是城镇,躲藏的地方都有相似之处。”青江用手沾了茶水在地上画了大概的路线图,虽然他记着所看到的地方的路,但还是紧张了起来,他没试过这么大胆的事。在他们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九

九、

这是石切丸有意识以来第一次离开神隐之村之外的地方。


用自己的双眼去感知从书本上去了解绝对不一样,在青江和石切丸仔细说过事情经过之后,石切丸打算马上就启程,因此在深夜的时候到了。虽然仅仅是夜晚,城镇的大部分人都已经休息,但是石切丸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还是呆住了。车夫把他们送到之后,就只说了一句请小心,就调头离开了。青江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虽然还在这个镇子里,但是确实是没打算帮他们了。他拉住石切丸的手,石切丸回过神来,正色了一下:“对了正事正事,抱歉,我有点太吃惊了。”


“那快一点把事情解决吧?然后……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去,到时候一起逛逛镇子吧。”青江试图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八

八、

一个人的眼神能够透露出很多东西。青江是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知道这一点的,无论是谁,在开口之前先看一下对方的眼睛,就能判断出对方大致的意图。就算没有那么具体,也能判断出对自己是有害还是无害。当然他也不是天生就会这个的,他最早的记忆停留在一个大概是母亲的女性对他说:“无论发生什么,笑容都是最好的哦?”他记住了,所以即使遇到了什么难受的事,他也尝试着笑,但是有一天那个女性就不见了。


他一直坐在原地等待她来找他,但是并没有,直到饥饿和疲惫驱使他自己动起来。没有死掉或许是这个世界留给他的最后一点点温柔的余地了。青江还记得当时他被教过辨认几种简单的野果实,所以第一反应就只好去找那些...

唉,人生真是艰难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石青石沼,主博放石青
雷拆,雷拆,雷拆
© 光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