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狼

【石青】瑕疵

这次是个龙车呢

一如既往的没头没尾,众多的架空脑洞之中提取出来的片段之一

因此提前补充背景设定:人和龙爆发了大战争之后龙输了,被支配许久的人类声势浩大的反扑和凌虐龙,papa化名为三条有成并且把自己扮成了买卖龙口的形象,实际上是在把无辜的龙送走

少年的时候和承受不住龙心力量而导致目盲的青江认识,papa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,后来青江把心脏给了濒死的papa,因此变得和普通人无异了,青江的眼睛也好起来了,papa也靠着心脏续命成功,可惜那之后立刻就因为一些特殊事件连道别都没来得及的离开了,青江也没来得及看一眼papa长啥样

实际上还有好多情节,但是再多说下去,好像光是说脑洞就会变成好长一篇...

汇总一波摸鱼、摸鱼使我快乐【。

有许多架空,有流血表现,有擦边球的车,第六p姿势有参考

图中问卷感谢微博【阿费是条大咸鱼】

更多的放不下了,什么时候想起来就再凑个另一波摸鱼合集一起放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八

第十八章

青江一直等到守卫回去的差不多了才靠近神船,在船的另一侧生了一小堆火。因为他一直盯着,所以也知道石切丸还没有离开。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,只有零星两三个守卫驻扎在林子那里。觉察到他的信号的石切丸急忙打开一道小门,然后把青江拉了上来。


“对不起,我怕暴露,所以特意晚点才来。事先也没有告诉你,怕节外生枝。让你担心了。”神船内部姑且不用担心有人会靠近过来,因此青江也算是松了一口气。而自己右手有了奇怪的能力的事他暂时还不知道如何告诉石切丸。石切丸倒没有责怪他的晚到,只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然后顾不上优雅的直接席地而坐。


青江左右看了看,神船就和他小时候来的那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七

第十七章

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”青江虽然也很想接着和石切丸这么呆下去,但他也知道情况没有那么乐观。石切丸听他这么说也是左右望了望,然后揽住青江的肩膀走回廊上,边快步向着深处的一间屋子走去边小声道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
青江也已经注意到这里虽然是神社的范围,但是和自己居住的地方似乎大相径庭。进入了房间之后他注意到这里也不是石切丸的房间了。这个房间整洁的几乎有些过分,也难以看到藏身的地方。青江想了一下,接着皱着眉头:“他们把你关了起来。”


“因为我试图在找你。我很担心你出什么事。”石切丸匆匆的拿了干净的布来,然后擦着青江身上的泥水。青江也顺势把自己的脏衣服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六

青江知道自己原本是走在湿润的河滩土地上,但是渐渐的周围的雾气变得浓了起来。脚底下的触感也开始渐渐的发生变化。他感觉到自己偶尔会踩到什么坚硬的东西,一种直觉让他不去确认脚底下是什么,而仅仅是沿着河岸一心一意的往前走。


异样的寒冷像是水一样把他包围了,在这种怪异的寒冷之下,即使青江对着自己的手哈气也没有半点温暖的感觉。前路难以确认,安危难以保证,可是他还在向前走着。这次他的目的不是直接去村子,因此也不知道到底要走多久。石榴那次他也没有留意时间,因此依旧处在浓重的忐忑之中。不过,在他数着步子走了几千步了之后,忽然感觉到身边擦过什么,让他一下子站住了,一种难以形容的毛骨悚然感从他背后...

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在补习的时候抽空更文的,但实际情况是十分困难【。
接下来俩月怕是没什么更新了,如果有等的可以暂时散了【。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五

十五

所在的位置是小镇的西北方向,一片物资贫乏的树林。说物资贫乏的缘故是因为树林里没有生长什么果树,能作为食物的东西很少。动物也是寥寥无几,可是人类的城镇就在附近了,所以,只要不走的太远的话,就没有饿死之类的风险。然而什么才叫“走的太远”呢?


青江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,他被送来的第一天就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所在位置。并且凭着以往的经验大致推测出了神隐之村应该在的方向。通过河流其实就知道了,镇子边上那条宽广湍急的河流源头只能来自山,而神隐之村就在山上。可是事情绝对没有那么容易,他小时候也曾经有一次顺着河流走了很久而自己走回去,一开始想的那就是通过这个方法回去吧。然后他顺着河流前进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四

十四、

青江在转瞬之间就思考了诸如要怎么逃,要怎么处理逃跑之后的事,要怎么再通知石切丸——但是他也仅仅是紧握了一瞬间拳头就松开了。在这个时候反抗已经太迟了,他感觉的到,如果自己和大神官对立,那么他会瞬间和整个村的人对立,到时候别说是接触到石切丸了,即使真的和石切丸会合了,也只会拖他后腿而已。


因此他没吭声,仅仅是跟在了大神官的后面。紧张令他的背后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大神官轻声道:“你是个很敏感的人,当然不是说这一点不好,但是在这个时候不行。你放心,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的意思,只是稍微把你和他隔开一点而已。”


看来确实是被发现了,早知如此昨晚就应该尽全力说服石...

【石青】时间的尽头·十三

十三、

眼前有暧昧的红色的光,那是蜡烛透过红纸的光,那种光青江只在一些暧昧的地方见过。这种光线意味着一些很类似于伤害的事,青江小时候就知道这一点,不过直到现在他才渐渐明白过来这种行为为什么会吸引那么多人,还有一种本能般的感觉,又危险又诱人的存在于这红光的尽头。


那是娇艳的喘息、肉体的拍打声、以及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构成的,现在才开始让他真正意识到的什么行为。是甜的像蜜一样的毒酒,是隐秘而且说不出口的感觉,是……


“青江。”


是……是让人手足无措又被吸引的感觉。


青江感觉到石切丸的手拉着自己的手。那是已经长大了的石切丸,稳重...

唉,人生真是艰难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石青石沼,主博放石青
雷拆,雷拆,雷拆
© 光狼 | Powered by LOFTER